我和新华字典的故事

时间:2020-04-30 14:11:02 | 作者:谭乙正

我和书的故事,有许许多多,看见书架上每一本书,我都能回想起它们曾经与我的故事。可其中陪伴我最久的却是一本小小的工具书——新华字典。

小学时老师便开始教我们用字典。部首查字法、拼音查字法……我一点点记着这枯燥的步骤,心中感到渐渐烦闷,便翻开字典,像看小说似的,一页页翻看着,很快我便开始觉得,这本小小的工具书却比故事书好看。看到不认识的字,我往往会停下,盯着它的读音,在心中默念两遍,再看看他的解释,顿时感到新奇又有趣,翻到下一页,刚刚看过的字,意思自然是记不住了,留存下的仅剩那时的喜悦感。没翻几页,老师的命令便把我唤了回来,我于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兴趣,学习着老师教的方法,感到自己更加专注了。

自那时以后,无论是在学校或家中,我都情愿在闲时翻翻字典。每次看到一个令我感到新奇的汉字,我都会津津有味的看它的解释,好似发现了宝藏,正在细细端详。学校中,我在午休时看字典,引得周围同学注意,我便把最新发现的趣字展示给他们,看着同学惊讶的神情,我敢确定,他心里想的一定是:原来字典里这么好玩儿!于是,我遇到了更多“知音”,每天午休我们的欢乐就是聚在一起,讨论着新发现。在家中,我也不时翻翻字典。这一举动被爸爸看到了,他便告诉我了一个故事:爸爸的大学同学曾在放假时每天背字典,开学后,字典上的字他全都背了下来。听后我十分佩服那个同学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,看着手中的字典,虽不打算把它背下来的打算,但我感到我和这本书的距离似乎近了。

到了初中,繁重的学业使我忘掉了看字典的习惯,出于老师的提醒,我还是一直把字典放在学校,但几乎没有用过。一日,老师讲文言文,课中,让大家拿出字典。我走到柜子旁,打开柜门,视线落在了那本红皮的字典上。可回忆并未涌上心头。我拿走了那本绿皮词典(古汉语字典),无情的合上柜门,这一次可能是我上初中以来距离字典最近的一次,可我似乎忘了它的存在。

仍然是初一时的一天,语文老师发布了通知:第二天要讲解标点符号。让我们带好新华字典。拿出字典,我并未多看它一眼,与其他书一样,一本本被我塞进书包。当天语文课上,老师拿出了字典开始翻找。我照做。翻看陈旧的字典,我有种陌生感,面对一个个部首,我仿佛从未见过他们似的,竟不知该如何使用这本工具书。许久不用的工具已经生锈,许久不用工具的人也渐渐对使用工具变得生疏。我对着满页部首偏旁发呆,却猛然想起,今天的上课内容是标点符号,凭着残存的印象,迅速翻到最后几页。有惊无险的度过这节课。

手机的快捷使得它取代了字典,我用字典的机会越来越少便说明了这点。手机虽能取代字典的功能,但有些东西是他无法取代的,就像我与字典间的故事,查到新字词后的新奇、兴奋。是它无法比拟的。

字典,有时似乎不那么重要,有时似乎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