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生到死

时间:2020-02-02 09:38:32 | 作者:文芮

一片茶经历风霜,拥抱阳光,在枝头展现自己成熟的翠绿。然后被人摘下,烘制成茶叶,干扁得失去了生的光泽。但当这片茶叶跳入那滚烫的茶壶,经过沸水的冲腾,时间的抚摸,它又从死迎接了新生。一壶茶也是生死的一次见证啊。而生死也便如茶香,在我们的身旁氤氲。

金庸先生便是一位通体茶香的爱茶之人。当新茗出来的时候,他兴高采烈地前往品尝,并逸兴满怀,挥笔留下了十三个潇洒的大字:水温雅,人温雅,古今幽情一杯茶。金老先生的武侠小说里,好些大侠的相遇都是茶香四溢的。郭靖与黄蓉的初遇飘溢着龙井茶香,鸠摩智抓住段誉时也有碧螺春伴其左右,令狐冲与任盈盈的一片真情也有一壶清茶见证。在书中,大侠们伴着茶香洞察人生百态,体验世事炎凉。在凡尘,金庸先生品着茶香酣畅淋漓地写作,然后他淡定从容地走向死亡,前往那个他笔下的江湖世界,兴许他不再与大侠们华山论剑,而是与他们品茗论道。

大侠如此,我们平凡人也亦如此。我的祖爷爷也是一个金庸迷,很多武侠故事,他都可以讲得头头是道。他也是一个资格的品茶人,走乡串户时,身上总背着一个军用水壶,不消说里面装的肯定是浓茶了。

祖爷爷长期担任村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支书,时刻为村民排忧解难,东家产生家庭纠纷了,他是那个苦口婆心的调解员,一壶茶的功夫,吵吵闹闹的一家人就和好如初了;西家有生活困难了,他是那个出谋划策的高参,一杯茶喝下肚子,一个脱贫致富的金点子就诞生了。

祖爷爷与伴随着他的茶壶成了村子里的一道风景线。无论严寒酷暑,还是暖春清秋,他都在村子里奔忙,一路带走了纠纷,留下了平和。

直到那一天。

数阵鼓声伴着弦乐在广阔的田野上回响,全村人戴着白花,佩着黑纱,手里提着纸钱、蜡烛、鞭炮,将祖爷爷送向另一个世界。

祖爷爷的一生是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,他走得从容,走得安详。人们把茶水浇在他的坟头,把金庸的武侠作品祭献给他。兴许,在那头,他还会悠闲地品着茶阅读金庸的江湖,老哥俩假如相遇了,会不会有一番作者与读者的恳谈呢?

有一点是肯定的,他们一定会交流自己对生死的达观:生死本来是注定的,如从一段旅途的起点走向终点一样,一场筵席终有分别的时候,一场戏终有谢幕的时候,一个人终有告别的时候。只要生时丰富,有所作为,死时淡定,有所收获。他的人生便如茶叶一般沉淀升华,香飘四方。跨越生死,通透人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