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情

时间:2020-04-30 14:52:51 | 作者:陈思帆

我的家乡,坐落于临沂莒南的一个小村落里,那里道路泥泞颠簸,坐落在群山怀抱之中,路旁是经常被大风袭击而七扭八歪的白杨树。许多都人对它的定义是:穷、破、落后,但这并不防碍我对它的爱,因为这里,有着我所有的童年回忆。

很多人都不知道,看似小小的我我会爬树,会种菜,会掏鸟蛋,会刨地瓜,会下河摸虾。而这些,都是我的家乡教会我的。就拿男孩子最擅长的下河摸虾来说,我虽然只是个小姑娘却是毫不逊色的。

在夏天,小河边,小溪里,水库旁,如果你恰好路过,你时常会看到我卷着裤腿,赤着脚丫,趟着水,时而静静的立着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清澈见底的水面,眉毛紧紧皱着;时而迅速伸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了一只浑身透明的小虾;时而挽起袖子,毫无章法的在水底乱摸一气,笑嘻嘻的看远处几只受惊的野鸭“扑棱棱”拍打着翅膀上岸。

除此之外,提到我的家乡,令我永远难以忘怀的,还有那片栗子林。春夏秋冬,各有它的姿态。春天抽芽,点点新绿。还未舒展的嫩芽上已有长长的栗子花,远远望去,满树都是嫩黄。满山都被淡淡的清香围绕。秋天,棕褐色的栗子在刺球的外壳下,笑裂了嘴,露出饱满的牙齿。到那时,我就随便坐在结满栗子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的栗子树下,拿着根小棍子,小心翼翼的拨拉着被风吹落的刺球,拨出熟透的,色泽饱满的栗子,放进袋子里。闲暇时,就看活泼的小孩子在门外嬉戏,偶尔,也加入他们,和他们一起跑着跳着,笑着闹着。也许,是牵着一根风筝线;也许,是晃着双腿荡着那棵古树下的秋千;也许,是几个扎堆玩捉迷藏……袅袅炊烟燃起,夜晚燃起点点昏黄的灯光,摇曳着,却也温暖着。

进入冬天,小屋里总是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栗子的清香。外婆端着一盆生栗子进屋,我就跟着她屁股后面,问着已经问过几百遍的问题;“栗子煮没煮好呀,什么时候才可以吃啊!”外婆也总是不厌其烦的摸摸我的头,和蔼的笑笑:“快了!快了。”我就坐在小板凳上,双手托着腮,看着外婆娴熟的在栗子上划一道口子,然后那道棕色道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,稳稳地落进一旁的盆里。刚刚煮熟的栗子一部分被外婆拿去做栗子酱,剩下的就被端上桌。到那时,我就顾不得栗子的烫,一把抓起一个,三下五除二的把已经被割裂的栗子皮剥去,露出金灿灿的栗子肉,一口吞掉。

在张店,我不曾找到可以抓虾的小河,不曾找到一片栗子林,亦没有吃过那么香甜的栗子……

我的家乡,我无比的眷恋它,热爱她!